<addres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nuitem id="jvhp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ter id="jvhp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vhpf"><th id="jvhpf"><progress id="jvhpf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<span id="jvhpf"></span>
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      18101172492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- 全部信息 - 劇本發布 - 電視劇
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《冰峪雙龍劍》

      ¥200萬
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6-25 08:26:59     瀏覽量:9475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根據部分史實,為遼寧省大連市四A級旅游景點冰峪溝精心打造的玄幻武俠劇,完稿,首次推出,留有伏筆,可有續部,如有合作意向者,請聯系!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 梗概
      唐貞觀十九年,唐太宗李世民攜百員戰將率數萬大軍赴遼東征討高句麗人,夜駐冰峪,用伏羲大帝之佩劍八卦劍鎖黃海龍王之子黑黃二龍肉身于月劍譚,尋劍未果。
      兩年后,黑黃二龍托夢欲求解脫,太宗皇帝派鎮遠將軍薛忠義赴冰峪尋劍,無果而逝。
      數年后,李氏王朝遭受兩大災難,黑龍元靈安祿山興兵反叛未成,空使百姓遭殃。后來,李氏王朝幾經周折至后周,黃龍元靈趙匡胤未及兵戈,黃袍加身,建立宋朝。
      千年后清朝中期,黑龍元靈不服黃龍元靈道行,欲再度興亂。
     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師破解天機,為救黎民于災難,撫養薛忠義將軍后世薛爺之子,傳授其武功,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時再度尋劍,阻止黑龍元靈作亂。
      西域天教掌門江正夫嗜寶如命,獲悉天機,趕往冰峪,不擇手段,欲得傾城之寶的八卦劍。
     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恐八卦劍重見天日而制其無敵的血煞冰寒功,也極力阻撓。
      于是,因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劍,一佛一魔一道紛爭迭起,正義和非正義競相角逐,演繹一曲濃濃的親情愛情故事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主要人物:
      少君:鎮遠將軍薛忠義后世子孫,薛爺之子,八卦劍尋劍之者,得玄一大師真傳,仗劍行走江湖,一身正氣,與冰魔上官一鶴之女清瑤周旋于上官一鶴和江正夫之間,后拔出八卦劍,解救天下百姓。
      清瑤: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親生女兒,嫉惡如仇,愛憎分明,促使上官一鶴由魔性回歸人性。
      薛爺:朝廷退隱之官,命中無子嗣卻晚年得子,為人正直豪爽,寧愿委屈自己,也要兌現為國為民的大義之心。
      玄一大師:冰峪圣水寺得道高僧,身入佛門,心系百姓,洞悉黑龍元靈欲再度作亂,與薛爺用偷梁換柱之法換出薛爺之子,親授武功,待十八年后拔黑黃二龍身上八卦劍,阻止黑龍元靈作亂。
      上官一鶴:冰魔教教主,練就血煞冰寒功,由人成魔,怕汲取日月精華的八卦劍重見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,捉拿尋劍者,后因親生女兒清瑤,由魔成人,自毀功力,將血煞冰寒功秘籍歸還清風派圣祖堂。
      江正夫:西域天龍教掌門,一生嗜寶如命,為人奸詐,不擇手段,要得到傾城之寶的八卦劍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看點之一
      世間萬般情,唯親情至大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【第二集】【部分】
      1、日,內
      遼州城百里香客棧,在江正夫房間,江正夫和血刺子在喝茶。
      江正夫得意道:老夫一生嗜寶如命,意外得到這千金難買的寶貴消息,八卦劍,上古時期伏羲大帝的佩劍,一千多年來,窺探者比比皆是,誰都想得到,可誰都沒這個幸運。
      血刺子:這都是老天眷顧掌門的精誠之心。
      江正夫端著茶杯站起來:不過,那個尋劍之嬰面世只能證明一件事,我們的希望不那么渺茫,以后究竟如何,正在路上。
      朱七急匆匆走了進來,與血刺子耳語。
      血刺子忽地站起來,手里的茶杯掉地上,傻傻地望著江正夫:掌門,一個很壞的消息,薛老爺子之子,那個尋劍之嬰,昨夜突然死了。
      江正夫頹廢地坐下去,把茶杯頓在桌子上,又猛地站起來,直視朱七:怎么死的?
      朱七:死因不明。
      江正夫呆呆坐下去,搖著頭,自言自語:希望瞬間渺茫,還有什么路可走。
      血刺子示意朱七下去,來到江正夫身邊:掌門!
      江正夫回過頭像看陌上人一樣盯著血刺子:你說,你信么?
      血刺子:屬下不想去信,可由不得不信,朱七消息不會有假。
      江正夫平靜許多,望著血刺子:朱七消息不會有假,那誰有假?聽說這個薛老爺命中本無子嗣,晚年意外得子,薛府上下奉為至寶,如今遭此不測,究竟是誰的不幸?他?還是老夫?
      血刺子:當然是他的不幸,他的不幸是斷了香火。
      江正夫瞪著血刺子:那老夫呢?就算一千件稀世珍寶也比不上八卦劍在老夫心中價值。
      血刺子望著江正夫:那干脆信其無。
      江正夫站起來:老夫寧愿放棄榮華富貴的西域生活,也絕不放棄這渺茫的希望。
      血刺子:風箏飛到高空,看不見,但不能說沒有,沒有眼見之實,這就是機會。
      江正夫的三角眼斜著血刺子:抓住機會,再派朱七去薛家莊捉一個知道詳細的仆人來。
      2、日,外
      崆峒山山腳下。
      冰魔教黑底白麒麟魔教旗發出慘烈的聲音,旗下,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紫面黃須,銅鈴大眼,坐在四抬轎輿上,一動不動。
      兩邊,是白面書生慕容飛度和鐵筆判官羅覆手,后面,冰魔教眾頭目和頭扎黒巾長發披肩的魔教徒。
      冰魔教的對面,崆峒派掌門田宇和崆峒派所有弟子,個個手執利劍,虎視眈眈。
      上官一鶴慢慢下了轎輿,踱到與田宇一丈之遠,猛然停下,冷眼望著田宇慢條斯理道:冰魔教大隊人馬開到崆峒山,想必田掌門知道本座用意。
      田宇:貧道當然知道,只是不知上官教主為何要如此大動干戈。
      上官一鶴大笑,戛然而止,銅鈴大眼瞪著田宇:如果本座要大動干戈,就沒有你田掌門在這里站著說話的機會。
      田宇:上官教主的父母曾經也是嶗山派弟子,在下也是嶗山派掌門......
      上官一鶴大喝一聲:閉嘴!難道你田掌門忘了當年做過什么,崆峒派又做過什么。
      田宇:這,貧道一直沒忘,可這么多年過去了,上官教主還耿耿于懷。
      上緩一鶴陰冷著眼神:不錯,是這么多年過去,可發生的事兒能過去么?(望望四周,背著手走了一圈)當年,你田掌門為區區崆峒派掌門之位,設計陷害你的師兄上官弘,就是在這兒,為了該死的道規,上官弘夫婦,本座爹娘,被迫自行了斷,害得只有六歲的本座無家可歸。
      田宇:上官教主,因為此事,貧道也是心懷內疚。
      上官一鶴怒視田宇:若田掌門當年會內疚,還能有今天么,可惜你沒有,你田掌門沒有!
      田宇:再怎么說,貧道也是你師叔,(回頭看看)這里很多道長都是你爹娘的師兄弟。
      上官一鶴掃了田宇和其他道士一眼,冷冷道:這里沒有師叔,也沒有什么師兄弟,只有本座的仇人。
      田宇:就算沒有,冤家宜解不宜結,上官教主何必苦苦相逼。
      上官一鶴:冤家已結,就沒有解開的機會,今天做個了斷,請田掌門出手吧。
      田宇:上官教主短短幾天就滅了嶗山派華山派,把最負盛名的武當鐵掌十八子化成冰雕,貧道出不出手都難免一死,但死前有個請求。
      上官一鶴尋思一會兒:請講!
      田宇:貧道用一人死換崆峒派的生,不知上官教主能否恩準?
      上官一鶴哈哈大笑道:田掌門真是說笑,無冤無仇的嶗山派華山派都人丁不存,本座有何理由放過崆峒派。
      田宇:既然上官教主不放過,那崆峒派只好拼死一搏,(執劍在手)眾人聽令,準備應戰。
      崆峒派所有道士嚴陣以待。
      慕容飛度等人做好沖擊準備。
      上官一鶴冷笑著,雙腳叉開,雙臂慢慢高升,脖子后竄出騰騰寒氣,寒氣極速升騰快速彌漫,一瞬間,整個場地飛沙走石,樹木攔腰折斷。
      慕容飛度和魔教徒躲避寒氣。
      崆峒派道士執劍的手在發抖。
      田宇用盡內力抵御寒氣,舉劍向上官一鶴刺來。
      上官一鶴一閃身,田宇撲空,回身再刺,上官一鶴突然消失。
      田宇大驚失色,舉劍追尋。
      一股強大寒氣旋轉著自上而下撲下來,又旋轉著裹住田宇,田宇手上的劍落地,他在寒氣的漩渦掙扎,寒氣越來越重,他漸漸冰化,最后化成一座冰雕。
      崆峒派道士揮劍殺過來,冰魔教人馬沖上去,兩方人馬殺得難解難分。
      慕容飛度鐵扇子上下飛舞,羅覆手的鐵筆橫沖直撞。
      寒氣過后,崆峒派山門前,遍地沙石和折斷的樹木,田宇的冰雕立在中間,旁邊是崆峒派道士的尸體。
      3、日,內
      峨眉山清風派議事大廳七星道長議事,掌門道長逍遙子,老二楊逍,老三蘇華,老四胡宇,老五劉景軒,老六方志,老七段飛熊。
      楊逍:大師兄,上官一鶴業已練成血煞冰寒功,成立冰魔教,自稱教主,在江湖上大開殺戒,把嶗山派華山派趕盡殺絕,又滅了有殺父之仇的崆峒派,江湖人人談魔色變。
      逍遙子捻須道:難怪十多年尋他不著,原來躲在暗處練功,峨眉山清風派愧對天下武林,愧對師傅他老人家在天之靈。
      方志:大師兄,自從丟了秘籍,師傅跪死圣祖堂,我們就一刻也沒放棄對上官一鶴和秘籍追蹤,師傅不會怪罪。
      逍遙子:可畢竟沒結果,如今的上官一鶴不是當年坐在二師弟肩膀上撒尿的八師弟,若追回秘籍,談何容易。
      楊逍:大師兄,我們眼下最擔心的不是秘籍。
      逍遙子點點頭:我們擔心的是他來尋仇。
      蘇華:上官一鶴六歲上山,得師傅慈愛,與大師兄親若父子,就算成魔也該尚存一絲人性。
      楊逍:三師弟,即便尚存一絲人性,也抵不過此時的魔性,真的不能不防。
      逍遙子捻著濃須:我們清風派緊閉山門,與江湖不相來往多年,也算平靜,可這平靜已是過去。(向楊逍)二師弟,你馬上下山,把諸葛師叔請來。
      4、日,內
      遼州城百里香客棧,血刺子帶著薛府仆人長貴走進來。
      血刺子:(拱手)掌門,這是薛府仆人,就是他把那個死嬰抱到山上燒掉的。
      江正夫斜眼瞅著長貴:你說實話,老夫獎賞你,不然的話,走不出這個門。
      長貴點頭哈腰:小的知道,小的知道。
      江正夫:薛家莊薛老爺子的兒子真死了么?
      長貴:千真萬確,是小的抱到山上燒的。
      江正夫:你看清楚了?
      長貴:小的天生膽小,本來不想看,可讓一塊石頭絆倒,死嬰從懷里摔出去,小的抓起,無意瞅一眼,死嬰雖面部扭曲,但感覺是少東家。
      江正夫:這里沒有感覺,只有是或不是。
      長貴點頭哈腰:是!是!
      江正夫:面部扭曲?
      長貴:是面部扭曲。
      江正夫:你認為是怎么死的?
      長貴:這小的不清楚,我們鄉下死嬰是常有的事兒,大都面部扭曲。
      江正夫:哦,去吧!此事不要對外聲張,若不聽話,你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站著說話。
      長貴點頭哈腰退出去。
      血刺子:掌門,這個仆人不會說謊。
      江正夫:可他的眼睛會說謊,老夫細細揣摩了,普天之下,能得此天機的絕非老夫一人,若真是如此,也許有人從中作梗。
      血刺子: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
      江正夫:到山里找塊清靜之地,招兵買馬,壯大天龍教實力,待十七年后,鳥兒長成,自然會飛出窩。
      5、日,內
      薛府,柳青茵臥室,薛爺推,門走進來。
      柳青茵放下手上賬本,看著薛爺:難得老爺還能想到我這兒。
      薛爺看著桌上賬本,坐下去:這么多年,夫人一直為薛府操勞,老夫深感歉意。
      柳青茵:都老夫老妻,說這個干嘛,我沒為薛家留一男半女,有愧于薛家列祖列宗。
      薛爺:這不是夫人的錯。
      柳青茵:現在誰對誰錯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秀娘終于為我們薛家延續香火,竟出現這等事。
      薛爺:老夫也不愿意,但實在沒辦法。
      柳青茵望著薛爺:你說什么?
      薛爺猛地回神,胡亂道:虎毒不食子,也許都是天意。
      柳青茵:你用天意向秀娘解釋能行得通么?
      薛爺:還解釋什么,她把我掃地出門。
      柳青茵:換成我也這樣,怪不得秀娘。
      薛爺:老夫不怪秀娘,可不忍她受苦。
      柳青茵:失子之苦難免,你還是照顧好自己吧!
      薛爺:是!懇請夫人替老夫多多安慰秀娘。
      柳青茵:這個你不說,我也會做。
      6、日,內
      羅盤山,冰魔教總部,上官一鶴坐在虎皮榻上,慕容飛度、羅覆手、江南孤獨怪郎辛、滴血劍丁布衣分列左右。
      上官一鶴:自冰魔教成立以來,仰仗各位鼎力相助,所向披靡,江湖再無敵手。
      眾人起立,拱手,齊聲:教主神武天下,屬下理當效力。
      上官一鶴用眼神示意坐下:本座滅了崆峒派,報了血海深仇,了卻一樁心事,關于冰魔教,慕容飛度,你有何高見?
      慕容飛度站起來:教主,屬下認為我們冰魔教已經成為天下武林眾教之首,該有個正規建制。
      上官一鶴哈哈大笑,望著慕容飛度和羅覆手:那本座令你們兩位著辦此事,越快越好。
      慕容飛度和羅覆手拱手:遵命!
      上官一鶴:本座還有一樁心事念念不忘。當年,本座父母雙亡,得峨嵋山清風派掌門陽子尊收留,拜其為師,成為他第八個弟子,后因觸犯道規要挑斷經脈,師傅頂著江湖壓力,只把本座趕下山,若沒有師傅,就沒有本座今天,選個好日子,把這樁心事做個了結。
      7、日,內
      峨眉山清風派議事大廳,手持羽毛扇的諸葛嵩和楊逍走進來。
      逍遙子迎到門口,拱手:師侄拜見師叔。
      諸葛嵩:掌門師侄免禮!
      逍遙子:(向楊逍)二師弟,告訴幾位師弟師叔來了,等一會兒過來拜見。
      楊逍拱手而去。
      逍遙子陪著諸葛嵩來到正廳,落座。
      一個小道士上了茶。
      逍遙子:師叔,大老遠的把您請來,師侄實在過意不去。
      諸葛嵩:掌門師侄這說哪里話,自從你師傅仙逝,師叔就少了登山的次數,好在清風派有掌門師侄執掌,師叔也就放心。
      逍遙子:謝謝師叔!可如今師侄開始不放心了。
      諸葛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放下,望著逍遙子:因為上官一鶴?
      逍遙子:是!上官一鶴練成血煞冰寒功,在江湖大開殺戒。
      諸葛嵩:我聽楊師侄說過,掌門師侄怕上官一鶴登門尋仇?
      逍遙子:這只是師侄的擔心。
      諸葛嵩:掌門師侄擔心不無道理,只可惜你師傅,你師傅一生磊落,菩薩心腸,到頭來害了自己,也害了天下武林。
      逍遙子:這是師傅他老人家沒料到的,更沒料到的是一念之仁放過上官一鶴。
      諸葛嵩:料到又能如何,向善之人總是給別人一條活路,留給自己的卻是死路。
      逍遙子:清風派以后要走的路不知活路還是死路。
      諸葛嵩:上官一鶴已經成魔,若滅絕人性,登門之時便是清風派滅門之日,自然是死路。
      逍遙子:師叔,難道血煞冰寒功就沒有破解之法么?
      諸葛嵩搖著羽毛扇,沉思著:恐怕沒有,不然,先祖峨眉老叟就不會把秘籍置于只許歷代掌門入內的圣祖堂,令后世不得染指。
      逍遙子:先祖獨創此功就怕有這么一天。
      諸葛嵩望著逍遙子:上官一鶴是怎么偷走的?
      逍遙子:上官一鶴天資聰慧,六歲上峨眉山,得師傅喜愛,很有可能隨師傅去過圣祖堂。
      諸葛嵩:原來如此。
      逍遙子:師叔,既然沒有破解之法,我們清風派只好硬著頭皮,坐等上官一鶴登門。
      諸葛嵩沉思片刻:世上沒有絕對的武功,據說先祖練此功用二十年,而上官一鶴只用一半的十年,他再聰明,功力也只能達到其中六成。
      逍遙子驚喜道:這又如何?
      諸葛嵩:血煞冰寒功屬絕世陰功,陰陽相沖相克,趁著上官一鶴六成功力,或許有一種陽功可以一試。
      逍遙子:嵩山少林寺惠明大師乾坤霹靂火。
      諸葛嵩點點頭:惠明大師乾坤霹靂火配合他的飛天童子功。
      逍遙子:不知大師能否出手?
      諸葛嵩:一個清風派事兒小,天下武林事兒大,我想大師不會拒絕。
      逍遙子起身拱手:那就請師叔辛苦一趟。
      諸葛嵩站起來:事不宜遲,我即刻起程。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《冰峪雙龍劍》
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提示:聯系我時,請說明在劇本發行網看到的,謝謝!
      聯系人:
      唐(個人)
      所在地:
      全國
      電話:
      微信:
      QQ:
      發布評論:
      評論內容:
      驗證碼:
      點擊更換圖片
      看不清?換一張
      18101172492
      • Q Q: 53242514
      • 微信: iccxx8
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微信小程序
      Copyright © 2022 “劇本發行網”版權所有  |  ICP證:京ICP備17011674號-6  |  技術支持:分類信息系統(V2021.1)  |  
      網頁內的所有信息均為用戶自由發布,交易時請注意識別信息的虛假,交易風險自負!網站內容如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,舉報信息、刪除信息聯系客服
      ×
      舉報
      信息: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《冰峪雙龍劍》
      舉報理由:
      其它說明:
      BBW大乳丰满的,欧美old多毛肥胖老妇,幸福宝8008app隐藏入口小说
      <addres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nuitem id="jvhp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ter id="jvhp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vhpf"><th id="jvhpf"><progress id="jvhpf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<span id="jvhpf"></span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