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nuitem id="jvhp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ter id="jvhp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vhpf"><th id="jvhpf"><progress id="jvhpf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<span id="jvhpf"></span>
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      18101172492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- 全部信息 - 劇本發布 - 電視劇
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
      ¥200萬
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6-25 08:26:55     瀏覽量:8666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根據部分史實,為遼寧省大連市四A級旅游景點冰峪溝精心打造的玄幻武俠劇,完稿,首次推出,留有伏筆,可有續部,如有合作意向者,請聯系!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 梗概
      唐貞觀十九年,唐太宗李世民攜百員戰將率數萬大軍赴遼東征討高句麗人,夜駐冰峪,用伏羲大帝之佩劍八卦劍鎖黃海龍王之子黑黃二龍肉身于月劍譚,尋劍未果。
      兩年后,黑黃二龍托夢欲求解脫,太宗皇帝派鎮遠將軍薛忠義赴冰峪尋劍,無果而逝。
      數年后,李氏王朝遭受兩大災難,黑龍元靈安祿山興兵反叛未成,空使百姓遭殃。后來,李氏王朝幾經周折至后周,黃龍元靈趙匡胤未及兵戈,黃袍加身,建立宋朝。
      千年后清朝中期,黑龍元靈不服黃龍元靈道行,欲再度興亂。
      冰峪圣水寺方丈玄一大師破解天機,為救黎民于災難,撫養薛忠義將軍后世薛爺之子,傳授其武功,待十八年后三月十五月明之時再度尋劍,阻止黑龍元靈作亂。
      西域天教掌門江正夫嗜寶如命,獲悉天機,趕往冰峪,不擇手段,欲得傾城之寶的八卦劍。
      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恐八卦劍重見天日而制其無敵的血煞冰寒功,也極力阻撓。
      于是,因為一柄伏羲大帝的八卦劍,一佛一魔一道紛爭迭起,正義和非正義競相角逐,演繹一曲濃濃的親情愛情故事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主要人物:
      少君:鎮遠將軍薛忠義后世子孫,薛爺之子,八卦劍尋劍之者,得玄一大師真傳,仗劍行走江湖,一身正氣,與冰魔上官一鶴之女清瑤周旋于上官一鶴和江正夫之間,后拔出八卦劍,解救天下百姓。
      清瑤:冰魔教教主上官一鶴親生女兒,嫉惡如仇,愛憎分明,促使上官一鶴由魔性回歸人性。
      薛爺:朝廷退隱之官,命中無子嗣卻晚年得子,為人正直豪爽,寧愿委屈自己,也要兌現為國為民的大義之心。
      玄一大師:冰峪圣水寺得道高僧,身入佛門,心系百姓,洞悉黑龍元靈欲再度作亂,與薛爺用偷梁換柱之法換出薛爺之子,親授武功,待十八年后拔黑黃二龍身上八卦劍,阻止黑龍元靈作亂。
      上官一鶴:冰魔教教主,練就血煞冰寒功,由人成魔,怕汲取日月精華的八卦劍重見天日制其血煞冰寒功,捉拿尋劍者,后因親生女兒清瑤,由魔成人,自毀功力,將血煞冰寒功秘籍歸還清風派圣祖堂。
      江正夫:西域天龍教掌門,一生嗜寶如命,為人奸詐,不擇手段,要得到傾城之寶的八卦劍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【冰峪雙龍劍】看點之一
      世間萬般情,唯親情至大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冰魔上官一鶴六歲時失去雙親,練成血煞冰寒功,由人變成冷酷無情的魔,后來,遇到親生女兒清瑤,親情回升,由魔成人。渲染一個永恒的主題,人世間,親情至大。
      擇取一場親情戲,上官一鶴得知自己還有個女兒的場景戲。
      女孩是送來給上官一鶴補功的,以往補完功的女孩都因冰寒而死。女孩一出場,上官一鶴由女孩太像成魔前的戀人小尼姑綠瑤開始,再到女孩會綠瑤傳授的清風柔指功,最后到有意義的名字清瑤,清瑤是綠瑤和上官一鶴俗名文清的構成名,便認定清瑤就是自己沒見過面的親生女兒。其中,有慕容飛度及魔教徒的心理和表情變化強化劇情,無人敢罵冷酷殘忍的冰魔上官一鶴竟然還有溫情一面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19、日,內
      慕容飛度帶著魔教徒押著女孩進了峪宮。
      慕容飛度上前拱手:教主,人送到。
      上官一鶴斜躺在虎皮榻上,閉著眼睛:哦,還沒讓本座等得失去耐性。
      慕容飛度一使眼神,兩個魔教徒把女孩推到上官一鶴面前。
      女孩掙扎著大叫:快放開我!
      上官一鶴慢慢睜開眼睛,斜眼瞅瞅女孩,突然瞪大眼睛,一下子從虎皮榻上坐起,直勾勾看著女孩,一動不動。
      慕容飛度望了望憤怒的女孩,又望著上官一鶴,鐵扇子凝在手上。
      兩個魔教徒也傻傻地看著教主,然后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      上官一鶴站起來:快松綁!
      兩個魔教徒看看慕容飛度,慕容飛度還是望著上官一鶴,鐵扇子仍然凝在手上。
      女孩:聽見沒有,叫你們松綁!
      慕容飛度猛地愣過神,一使眼神,兩個魔教徒給女孩松了綁。
      女孩使勁活動胳膊,瞪著魔教徒,嘟囔:不知輕重的東西!
      一個魔教徒舉起刀。
      上官一鶴:住手!
      魔教徒放下刀,低著頭,退到一邊。
      上官一鶴繼續注視女孩,眼神漸漸明亮。
      女孩盯著上官一鶴,大聲質問:干嘛把我捆到這黑布隆冬的鬼地方,還要見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丑八怪。
      慕容飛度鐵扇子使勁甩開,見上官一鶴沒反應,又乖乖合上。
      上官一鶴坐回去,溫和道:姑娘,先別管為何把你捆到這兒,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。
      慕容飛度剛想張開的鐵扇子又僵在手上,看著上官一鶴。
      女孩:還沒回答我的問題,干嘛要回答你的問題。
      上官一鶴:要我回答你什么問題?
      女孩:干嘛把我捆到這黑布隆冬鬼地方,還見你這人不人鬼不鬼的丑八怪。
      上官一鶴臉色有點變化,慕容飛度把鐵扇子摔在手上,魔教徒兩雙大手直取女孩。
      女孩后退一步。怒喝:再往前一步,本姑娘就不客氣。
      兩個魔教徒強行攻擊。
      女孩快速運轉身體,向后彎成一道彩虹躲過。
      兩個魔教徒繼續攻擊。
      女孩站穩腳跟,展開雙臂,十指分張,瞅準機會,在兩張臉上啪啪貼了一巴掌。
      上官一鶴張大嘴巴,死死盯住女孩。
      兩個魔教徒發紅眼睛一交接,擺出慕容飛度獨創的雙煞扣鬼門招式,分上路下路撲去。女孩雙手合攏,中指沖天,然后一平,朝上路魔教徒頭上一點,魔教徒陡然倒地。下路的看上路失手,胡亂攻擊,女孩回轉身子,又是一擊,下路的倒在同伴旁邊。
      慕容飛度臉色大變,一甩鐵扇子,跳了出來。
      上官一鶴大喝:休得無禮!
      慕容飛度和女孩都被震住,同時看著臉色突變的上官一鶴。
      上官一鶴站起來,踱兩步,回頭:姑娘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
      女孩:快放本姑娘出去,不然搗破你這鬼窟。
      上官一鶴:姑娘,你身手很好,功夫跟誰學的?
      女孩得意洋洋:我娘。
      上官一鶴:哦,那你娘叫什么名字?
      女孩:干嘛告訴你。
      上官一鶴:告訴我,就放你出去。
      女孩仰著頭:當真?
      上官一鶴:一言九鼎!
      女孩:哼,你那么丑,本姑娘怎會信你。
      上官一鶴:呵,信不信跟丑有關嗎?
      女孩:看著都不舒服,怎么能信。
      上官一鶴笑道:看來是真得丑,那我對天發誓,(右手指天)如果不守諾言,天打雷劈。
      慕容飛度張大嘴巴,扇子在手上顫抖,地上兩個魔教徒也大張嘴巴,忘記現在該干什么。
      女孩看著上官一鶴:那好,信你一次,俺娘江湖人稱玉蝴蝶,別的就不知道。
      上官一鶴踱步,低聲念叨,猛一回頭:你今年多大?
      女孩不加思考:十七。
      上官一鶴語氣微微顫抖,急促道:那你叫什么名字?
      女孩厲聲喝道:你有完沒完,放不放本姑娘?
      上官一鶴:放!放!不過,還望姑娘能施舍最后一個問題。
      慕容飛度嘴巴閉上又張開,還砸吧兩下,地上兩位還是那么躺著。
      女孩:最后信你一次,本姑娘叫清瑤。
      上官一鶴低聲念叨:清瑤,好聽的名字。
      女孩又是得意洋洋:那當然,俺娘取的,俺娘還說有意義呢。
      上官一鶴:哦,就一個名字,還能有什么意義。
      清瑤:不許你胡說,娘說等將來見到爹就知道。
      上官一鶴:你爹不在身邊?
      清瑤:生下來就不知爹啥樣,人家都有,我沒有,娘說爹在很遠地方,我就偷著跑出來找。
      上官一鶴:孩子不能沒爹的,你娘為何不給你再找一個?
      清瑤眉毛挑起來,怒喝:你這么說娘知道會撕爛你的嘴,娘說在等爹,爹也在等我和娘。
      上官一鶴背過身,一揮手:把清瑤姑娘送出去!
      清瑤轉過身,向外走去,兩個魔教徒急忙從地上爬起來,跟在后面。
      慕容飛度看了上官一鶴一眼,轉身要走。
      上官一鶴:慕容教輔。
      慕容飛度回身,拱手:屬下在!
      上官一鶴:以小姐的身份好好招待,若有差錯,就拿你試問。
      慕容飛度:(拱手)遵命?。ㄞD身離去)
      上官一鶴張開雙臂,仰天長笑:哈哈,我上官一鶴一生殺人無數,作惡多端,老天卻沒有負我。
      ★★★★
      擇取其中的一場武戲
      1、日,外
      遼州城北城門外。
      江正夫冷冷地望著少君:軍師,你知道該怎么做。
      血刺子執劍拱手:屬下明白。(一轉身,跳到少君面前)
      少君執劍抱拳:這位前輩可是西域第一殺手霍健霍前輩?
      血刺子提著劍,冷笑:算你有點眼力,但你聽沒聽說過劍出鞘必飲血的血刺子。
      少君:聽說過,沒見識過。
      血刺子一副得意神情:哦,那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,不過,惹血劍從不飲無名之輩的血,報上名來。
      少君微微一笑:有名有姓卻也無名無姓。
      血刺子望著少君:此話怎講?
      少君:前輩惹血劍下的亡魂本來有名有姓,可最終不都是無名無姓么?
      血刺子冷笑道:說得好!只要報上名來,就讓你有名有姓。
      少君:前輩抬愛了,可惜這有名有姓跟前輩沒任何關系。
      血刺子:那跟誰有關系?
      少君:跟我自己。
      血刺子:既然如此,廢話少說,看你自己如何能保個有名有姓。
      清瑤使勁握著婉兒的手,看著少君,眼神里充滿擔心。
      少君笑了笑。
      雙方提著劍,注視著對方,在自己的位置活動腳步,兩柄劍在各自手上躍躍欲試,集中所有人的目光。
      瞬間過后,兩道劍光拖兩條敏捷的身影極速沖來,砰然相撞。
      一柄劍出鞘必飲血的惹血劍,一柄暗藏殺機的無名劍,時而碰撞之聲轟然,似旱地春雷,時而劍光閃爍,飛花如熾。
      少君躍空而起,劍走龍蛇,勢如靈光,氣若流云。
      血赤子憑地高升,劍使險招,招招出險。
      十個回合過去,兩條身影騰空遁地,背劍正擊,各不相讓。
      江正夫玄羽撣呆在手上,一雙三角眼隨著少君招式不停轉動。
      三十個回合過去,兩只劍還在頻頻出擊,撞擊聲越來越大,伴隨慘烈的聲音和刺眼的光亮,不分上下。
      江正夫的玄羽撣還呆在手上,神情也漸漸驚訝,這個無名少年竟然讓西域第一殺手的血刺子無懈可擊。
      血刺子滿頭大汗,回望了江正夫一眼,迅速調整劍路,惹血劍在他手上以排山倒海之勢撲來,招招兇狠。
      【旁白】劍術心術,劍搏心搏,心躁劍亂,心穩劍平,。
      少君想起師傅的教導,手上的劍穩中有致,化解惹血劍的攻擊,使惹血劍招招落空。
      血赤子狂凌之心大起,渾身的燥熱越來越強,已經達到極巔,他忘記了江正夫的話,他認為對手在故意侮辱自己,他把惹血劍舞成劍氣慘然的天外之光,他心中只有一個強烈的欲念,劍出鞘必飲血,他要劍劍欲血,他要招招致命。
      江正夫大駭,玄羽撣一甩,剛要阻止血刺子,但是,他又目瞪口呆。
      少君依然不慌不忙,化解了血刺子所有兇狠的招式。
      血赤子實在忍無可忍,用最厲害的翻江倒海刺蛟龍的招式直取少君喉嚨。
      少君被迫倒退,腳底一滑,又連退幾步。
      血赤子大悅,挺劍直擊。
      清瑤面容大變。
      江正夫睜大眼睛,手上的玄羽撣微微抖動。
      少君在血刺子猛烈的劍勢中無力招架,繼續后退,手上劍也失去靈性。
      血赤子狂心大悅,仿佛失去了理智,惹血劍像一條吐著蛇信的毒蛇,直逼少君喉嚨。
      少君突然遲鈍,血赤子見機,大喝一聲,猛刺過去。
      清瑤痛苦地閉上眼睛。
      江正夫頓然醒悟,自言自語:傾城劍法暗藏殺機的誘敵深入,便疾呼:快收手!
      血刺子哪里聽得到,惹血劍離少君喉嚨只有視覺瞬間,少君身體突然后傾至地,形成一道漂亮的少于半圓的圓弧置于地上,惹血劍撲空。
      與此同時,少君把右手的劍傳至左手,沒等血赤子再次回劍,右手豎起食指和無名指捏住惹血劍劍尖,輕輕一送,身體隨惹血劍挺起。
      血赤子退后兩步,惹血劍被牢牢鉗制,他慌忙抽劍,惹血劍不聽他的擺布。
      少君用內功沿著惹血劍攻擊血刺子。
      血赤子慌忙用內功抵御,雙方對峙著,血赤子右手漸漸發麻。
      江正夫知道血刺子敗局已定,不慌不忙注視面前一切。
      少君和血刺子繼續對峙,血赤子的攻擊力漸漸沒失,但他要做最無奈也是最后的一擊,平起五指并攏的左手,朝少君胸前迅猛刺去。
      少君左手持劍一擋,血赤子來不及收手,只聽“喀嚓”一聲,血刺子也大叫一聲。
      江正夫向蓮花四女:快!快!
      少君右手一松,血赤子退出十幾步,仰面跌倒,惹血劍落地。
      二、日,外
      紅黃粉白四色衣服的蓮花四女像四朵風中彩云急速飄來,個個俏目兇然,挑劍斜軀,輕挪蓮步,布起蓮花劍陣。
      少君提著劍,警惕地注視圍著自己挪動腳步的四女。
      蓮花四女對視片刻,四柄蓮花劍同時出手,少君舉劍迎擊。
      一柄傾城劍與四只彼此呼應的蓮花劍瞬間交融,傾城劍似雨后蓮蕾,波彩熠熠,蓮花劍如風中荷面,飄忽閃爍。
      幾個回合過去,少君在蓮花劍叢中左揮右舞,要尋找突破口,無奈四女配合得天衣無縫,使蓮花劍陣如鐵桶一般。
      蓮花劍陣以東西南北四方為主,兼顧東南西南西北東北四個副方向,運作時,上下飛舞,左右游龍,急如驟雨,緩若清溪,形成疏密有致的蓮墻,囚敵人于劍陣之中。
      江正夫大喜,一甩玄羽撣:捉拿臭丫頭!
      十幾個天龍教徒揮舞兵器,奔向清瑤和婉兒。
      少君看見清瑤和婉兒被天龍教徒糾纏,急得大汗淋漓,他要尋找機會騰空,卻被蓮花劍主劍天虹識破,一使眼神,就在少君要運作時,四柄蓮花劍同時制空,少君被迫放棄。
      清瑤和婉兒各自為戰,抵擋此起彼伏的兵器,婉兒右臂被一個天龍教徒刺傷,鮮血直流。
      清瑤避開敵人,跳到婉兒背后叫道:快走!
      婉兒:要走一起走。
      江正夫掂著玄羽撣:今天誰也走不了!
      少君聽到清瑤和婉兒呼聲,心中急火騰騰升起,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。
      天虹大喊:別給機會。
      其他三女各自調整劍路,加強招數,把少君逼成四面風侵無可奈何的籠中猛虎。
      少君只好收回二指,集中精力挺劍招架,他開始穩定心緒,調整劍法,致使四柄蓮花劍只能外圍劍光流瀉。
      蓮花四女冷若冰霜的臉上露出志在必得的喜色。
      少君思維急速運轉,雙目注視每一柄蓮花劍,終于,他發現四柄蓮花劍雖說齊頭并進,但總有一柄劍速遲緩,似做休息狀。
      少君喜出望外,把目光落在位于南面的天雨身上,就在天雨劍氣遲緩時,他迅速躲開三劍,揮劍向天雨刺去。
      天雨大驚,挺劍招架。
      兩劍相遇,天雨右臂被劃破,蓮花劍震落在地。
      三女急轉方向,揮劍撲來,欲成新的合壁。
      少君已經跳出,揮劍砍殺包圍清瑤和婉兒的敵人,拉起她們就跑。
      江正夫臉色大變,揮舞玄羽撣:快追!
      蓮花三女和天龍教徒向三人追去。
      清瑤在前面攙著婉兒,少君揮舞傾城劍邊戰邊退。
      蓮花三女和天龍教徒不肯放松。
      少君三人退到小峪河岸邊,河面很寬,河水湍急。
      清瑤焦急地望著少君,少君把劍插在后背上,氣運丹田,內力驟騰,扯著清瑤和婉兒在河面上飄然而過。
      追來的三女和天龍教徒止住腳步,目瞪口呆。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提示:聯系我時,請說明在劇本發行網看到的,謝謝!
      聯系人:
      唐(個人)
      所在地:
      全國
      電話:
      微信:
      QQ:
      發布評論:
      評論內容:
      驗證碼:
      點擊更換圖片
      看不清?換一張
      18101172492
      • Q Q: 53242514
      • 微信: iccxx8
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微信小程序
      Copyright © 2022 “劇本發行網”版權所有  |  ICP證:京ICP備17011674號-6  |  技術支持:分類信息系統(V2021.1)  |  
      網頁內的所有信息均為用戶自由發布,交易時請注意識別信息的虛假,交易風險自負!網站內容如有侵犯您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,舉報信息、刪除信息聯系客服
      ×
      舉報
      信息:
      玄幻武俠電視劇【冰峪雙龍劍】
      舉報理由:
      其它說明:
      BBW大乳丰满的,欧美old多毛肥胖老妇,幸福宝8008app隐藏入口小说
      <addres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nuitem id="jvhp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meter id="jvhp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vhpf"><th id="jvhpf"><progress id="jvhpf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listing id="jvhpf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<span id="jvhpf"></span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vhpf"><form id="jvhpf"></form>